唯物不唯心
理性不感性

罗素:青年的成长

尽管我们听到的那些天才都是在战胜重重困难之后才获得成功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许多天才不是在青年时期夭折消失的。一个年轻人在选择自己的工作时,如果发现自己是那种与周围环境不相适应的人,只要有可能就应该努力选择一种能给他们寻找志同道合的伙伴提供机 会的工作,哪怕这种选择会给自己的收入带来很大的损失。

但可悲的是他们很少意识到这样做是可行的,因为他们对世界的了解非常偏狭,并且极易想象,他们在这里已经习惯了的这种偏见,全世界到处都有。在这方面年轻人应当向老年人多多求教,因为他们有着丰富的阅历。

在如今这个心理分析的时代,任何一个年轻人,他之所以与他的环境不相谐调,是因为某种程度的心理紊乱。我认为这完全是错误的,例如,有个相信达尔文的年轻人,他的父母认为进化论是邪恶的,在这种情况下使他失去父母同情的唯一原因只是知识问题。

不错, 一个人与环境不相和谐一致是不幸的,但是这种不幸并不一定值得花一切代价去加以避免。尤其是当这一环境充满了愚昧、偏见和残忍时,它的不和谐反而是一种优点,上述情况在某种程度上都会在几乎所有的环境中产生。

伽利略和开普勒有过“危险的思想”,我们时代最有才华的人也是如此。以为社会意识应该变得如此强大,如此发展,以至于使得那些叛逆者对由他们的思想所激怒的社会普遍敌视态度表示恐惧是不可取的。这还不如找到一些方法,使这种敌视态度尽可能得到减弱,并在最大程度上失去其影响。

目前,这一问题主要存在于青年人 那儿。如果一个人处在合适的职业和环境中,社会的迫害很可能不会降临到他身上。但是在他还年轻的时候,在他的优点还没有经过考验的时候,他往往处于那些无知者的掌握中。这些无知者自以为能够对那些一无所知的事情做出判断,但是,当他们知道一个年轻的小子竟然比自己这些阅历广泛、经验丰富的人懂的还要多时,不禁怒从心起。

因此,许多年轻人在摆脱了这些无知者的独断专横之后,往往经过长期的艰苦抗争和精神压抑,这时他们会感到痛苦失望,精神大受挫折。有这样一种颇为轻松的说法“似乎天才注定会成功”,根据这种观点,外界环境对年轻人的能力的迫害仿佛不会造成多大的危害,但是竭 尽全力也不能找出接受这种说法的理由。

这正如那种说杀人者必露马脚的观点一样,我们知道的所有杀人者都是已经被发现了的。但是谁知道到底还有多少杀人者没有被人发现?同样,尽管我们听到的那些天才都是在战胜重重困难之后才获得成功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许多天才不是在青年时期夭折消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