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物不唯心
理性不感性

经济故事:破窗谬论

让我们从一个有可能是最简单的例证入手;我们来效仿法国经济学家巴斯夏,从一面被砸破的橱窗讲起。话说一个顽童抡起砖头,砸破了面包店的橱窗。当店主怒气冲冲追出来时,小捣蛋已经溜得没了踪影。看热闹的人围拢了过来,直直盯着橱窗的窟窿以及散落在面包和馅饼上的玻璃碎片。

不一会儿,围观者觉得需要来点儿哲学反思,其中必然有人开导众人或者店主要往好的方面想。这事儿能给玻璃店带来生意,于是围观者顺着这点往下琢磨,一副新的橱窗需要多少钱,要50美元,这笔钱可不算少。话又说回来,要是玻璃永远都不破,那装玻璃的人吃啥。他们越琢磨越来劲。玻璃店多了50美元,会去别的商家那里消费,那些个商家的口袋里多了50美元,又会向更多的商家买东西,这样下去以至无穷。

经这么一说,小小一片破橱窗,竟能够连环不断提供资金给很多商家,使很多人获得就业机会。要是照这个逻辑推下 去,结论便是:扔砖头的那个小捣蛋,不但不是社区的祸害,反而是造福社区的善人。且慢!让我们来分析其中的谬误。至少围观者所作的第一个结论没错,这件小小的破坏行为,首先会给某家玻璃店带来生意。

玻璃店主对这起捣蛋事件除了略表同情之外,高兴程度不亚于殡葬店老板听到又有人过世。但是,面包店主损失掉的50美元,原本是打算拿去做一套新西装的。如今,这钱被迫挪去补破窗,出门就穿不成新西装(或者少了同等价钱的其它日用品或奢侈品)。他本来有一副橱窗再加50美元,现在只剩下一副橱窗。或者说,在准备去做西装的那个下午,他本来可以心满意足同时拥有橱窗和西装,结果却只能面对有了橱窗就没了西装的糟糕现实。如果我们把他当作社区的一员,那么这个社区就损失了一套原本会有的新西装,那就是精确的社区财富减少程度。

总之,玻璃店主的这桩生意,不过是从做西装的缝纫店主那里转移来的。整个过程并没有新增“就业机会”。那些围观者只想到了交易中的两个当事人,即面包店主和玻璃店主。他们却忘记了可能涉及的第三方,即缝纫店主,他们之所以忘记了他,是因为如今他再也不会亮相。人们过两天就会看到多出一副新橱窗, 但绝不会看到多出一套新西装,因为那套西装根本就不会被做出来,人们总是只看到眼前所见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