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物不唯心
理性不感性

愿世间一切美好

写段往事,也许是我错了,不知不觉中又回想起了,突然间觉得我似乎跟其说过不该说的。说悔吗,我只是想到了过去我似乎说了句不该说的话,心里有点过意不去。出矛盾之后,其给我打过一次电话, 记得我没有接而是把电话给关机了,之后她就在也没有打过,如果之后她在打来我就接了,可惜她在也没有打过,她还给我发过一条短信说我是一个好人,以后我有事她会帮忙的,矛盾许日之后,我给其发过短信,结果短信一发无返。那天如果不是学校教务网那破系统登不进去,我就又回复其说说了,现在想想我还真该感谢学校教务网系统,如果哪天顺利登进教务网,说不定就又回复了她的说说。

矛盾的原因是某天我给其发了一条短信,她说她在当家教,问我有事吗,我说,没事。之后她就给我发了一条较长的短信,时间久了短信的具体内容记不清了,大概的意思是我发短信跟她说有事,她问我时我却又说没事,她期末备考时我也是这样,她说她不喜欢与人聊天,只与聊得来的人聊,以后没事的时候不要找她,具体情况请看她的QQ个人说明。我收到短信之后瞬间气决不爽,紧接着我就这样回了一句,好,很好,如果以后我在找你,我就不信任,我就去死。其实她的那句话,让我生气的就请看她的QQ个人说明这一处,如果没有QQ这一处,或许我就不会那样回了,我对QQ极其敏感。

起初是如何加的她的QQ已经想不起了,只记得某天她在我的QQ空间留言说,我的电话6X3X4X,看到立马给我回电话,求帮忙。我虽然常常忽略我QQ空间的评论、留言,但有一些特别是有事的我还是会理的,看到这条留言之后我就按QQ空间留的电话号码打了过去。这是实话,在这条留言之前,我不知道其姓什么叫什么,说白了也就是我不知道她是谁,之所以打电话,是因为她留的这条信息。

给其打电话之后,才知晓她想让给她盖章寄快递,答应她之后我也没有怠慢答应她的事,长跑加短跑的速度赶在天黑之前帮她寄好了快递,寄好之后食堂已关门,那时正值暑假,早上我在世纪联华和平店上班,下午2点半下班大约3点回到宿舍。

经过寄快递这件事之后,与其也就算认识了,之后为其跑到东院看过校车行程安排表,上课其忘拿书时为其送给书,为其跑着借过送过公交卡,为其借过书,大大小小为其帮过好几次忙,怎么说也算认识吧,既然认识为什么要给我发那样的短信。

时至今日,这段往事已过去好久了,我没有想不通过,对她那句话,我没有真的在意过,有的只是不理解,时间久了之后只是觉得我那句话给其造成的杀伤力不低于我第一眼看到她那句话时的杀伤力。我那句话让我失去了一个朋友,其实我心中没有伤害之心,那句话只是一时冲动而已,倘若当时能够静一静也许就不会发那段短信了,愿世间一切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