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会之路
伴你左右

颓废者的自我救赎

无时无刻无不负罪感,时常欲望读书却无翻书,手总是被键盘所占据,一日一日内疚之后便是继续颓废,不久之后竟连内疚都没了,麻木不仁已深入骨髓。

如果把我比做一个不会游泳但想去河里游泳的人的话,那么大一相当于我正在向河边走去,大二相当于我到达了河边准备下河游泳,大三相当于我下河了但不懂游泳在河中苦苦挣扎,大四相当于我在河中放弃了挣扎,身体渐渐被湖水淹没。

偶尔回想起那时的高中生活,突然间挺羡慕那时的自己,那样的无知我却浑然不知,即使有时真的很累也不觉累,不为自暴自弃而忧伤,之前或许不懂,现在反而挺羡慕我们东家的女儿。

无论是现在还是一开始,其实我真的一点都不希望我变成今天的这个样子,我真的不希望,我一天一天的颓废下去,一步一步地走向冷漠、孤独、自私。以前,虽然我几乎不主动与人攀谈,不爱与人打招呼,有些时候即使想与别人人打招呼也说不口,但是我的心真的不冷,通常当看到有人需要帮助时,我一般都会主动伸手帮忙的。

然而现在呢?我更多的时候活在虚拟的世界里,思想呢总会想些奇奇怪怪的事。说句不违心的话,有时我真会把自己想象成一名剑客,臆想着自己拿着一把剑,在一场殊死搏斗中拼的是满身是伤浑身是血,但是我面带微笑,依剑而半蹲,即使不在臆想回到现实之中,思想之中有时也会充满自私愤恨,有时真是希望自己痛痛快快的打一翻,哪怕是遍体鳞伤。虽然时不时的总会胡思乱想,但是我没想过去伤害让我伤心过的,我心中是不愿看到伤害的。

大学里,我虽然一天比一天更颓废,但颓废不是建立在快乐的基础上的,而是建立在一天比一天更痛苦的基础上的。我是幸运的,寝室里的生活大多时候是快乐,东一句西一句我笑笑,大学时辅导员一直都挺照顾我的,张*(非辅导员)至少在精神上天天让我挺开心的,高中室友一直都默默地关注着我,有这些即使我经常在悬崖上走,我也不会掉下去。即使我不会游泳,我掉进河里,我也不会让河水把自己给淹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