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物不唯心
理性不感性

情感日记:以前常聊的网友删了我微信,也不回我发的QQ消息了

颓废了一天,临睡之际写点什么,不知哪根神经突然间又错位了,又关闭了自己的QQ空间,这次的神经错位或许比上次更严重,因为此次连人烟稀少的朋友圈都停用了,只是不知这次能停几天。

偶然间给刚开始时有些话聊,之后虽没什么话题还搭理我的校友青青发了一条微信,发现其删了我的微信号,之后便顺手发了申请加好友的请求,等再次查看微信消息时发现她通过了我的请求,之后便又发了一条消息,不知她看到没。许久前我就看不了其朋友圈了,不知是无意的还是有意的还是换了微信号,虽有点淡淡忧伤但没有不满或埋怨过。

QQ聊天窗口

图片由星岩博主截屏于其QQ账号

以前,给她的QQ发消息,其QQ在线时经常理我的,这次也给她的QQ发了两条消息,发现她QQ上也不理我了,其实当之前我评论其说说其不理我时我就该知道这一天已近了,对于这一结果我或许有忧伤但没有不开心,这一结果一开始就已被我言中,但我却从来没有这样想过。

网络上加过许多异性好友,有问候过两句的有聊过几天的,有叫过姐的有喊过妹子的,没有叫过妹妹的。妹子与妹妹虽只一字之差,但在我心里却有着根本的区别,妹子一般指对所有同龄女性的称呼;妹妹,一般指自己的亲妹妹。即使在网络上,这个充满虚拟的网络世界,让我喊别人妹子,我会很顺口一喊就出来,但让叫别人妹妹,对于我而言则不容出口,妹妹一词带有血缘关系的性质,需要在感情上认可其是自己的妹妹,当然了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即使我愿意叫,别人也不一定愿意答应,兄妹情深,这个东西不是说着玩的。

认识青青之后的一段时间内,我叫过其妹妹,之所以叫妹妹,是因为我真想将其当妹妹,当我亲妹妹。我加青青QQ之后,刚开始加QQ那一段时间,经常与其聊天,之后的某段的空闲,将其QQ空间的说说、日志,从第一条浏览到了最后一条,发现其原先是一个善良但有点自卑的女孩。

踏出故乡的那一步,就没想过在外地找外地女朋友,至少是浙江至少是学校,或许那时我还有一丝期望,那时虽不懂人情世故,但至少我了解我的本性。青青不理我了也好,只有其开心,我也没有什么不开心,其实我内心没有其想的那么脆弱,最多就是自卑点。曾经我叫过其妹妹,心底里也真真切切的把其当做亲妹妹,即使其不愿在理我了,在我心底里其依旧是我妹妹,现在我能希望的就是其一直都过的开心。

曾经,大学刚开学那会,偶尔跟班上女同学聊聊天,一女同学刚开始理我,聊了好几次,之后或许知道我是谁了或觉得我很无聊,便不再理我了,因此无论我在QQ上怎样骚扰她,她都不理我,即使在我觉得我很烦的情况下,她也没说一句不要打扰她了,现在遇见其觉得挺开心的,毕竟其没有伤害过我,没有刺激过敏感的神经,我宁愿相信其没有收到过我消息也不愿相信其不理我。

即使是曾经伤害过的人,我也不怨恨其伤害过我,因为我更愿意相信其言语是自然而出的并不指我,只是我感情比较脆弱联想到了我而已,虽然对人对事我持不怨恨不计较的观点态度但我会把它们记在心理毕竟我内心比较脆弱。世界很大,我内心很小,我心里不装仇恨、不装嫉妒、不装心计,我要留着我那狭小的心扉,去寻找这世界上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