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物不唯心
理性不感性

那些年我曾不愿提及的秘密

我内心一直藏着一个解不开的心结,那就是我第一年高考考了387分,这个心结也许该解开了,毕竟已过去那么久了。曾经我一心想去补习班学习,谁知高考之后考的分数线连补习线都不够,结果是只能让我爸托人求情,最后被安排到应届班补习,在应届班没有快乐的学习过一天,带着压抑地情绪补习了一年,结果缺了14分。

或许我命中该有一劫,高考已经过去了,那段经历我能藏在心里但却无法释怀。那个冬天的某段时间每天晚上的咳嗽压都压不住,一直能咳到午夜两点,结果由肺波及到心脏,午夜躺在床上能清楚地听到心脏的跳动声,心跳声不知被扩大了多少倍,那次之前那次之后我从没用耳朵听到过自己的心跳声,归根结底只能怪我蠢,都严重到那个程度了还不懂取药,其实那不是普通的咳嗽,因为从小到大我没得过那么严重的咳嗽,谁知咳嗽最严重的阶段让我给硬扛过去了,之后突然醒悟了去药铺取了几天的药,结果喝了一天就完全好了,然殊不知这不是恶梦的结束而是噩梦的开始。

那次的咳嗽即使咳的很严重,咳的肺疼也没关系,过去了就无所谓了也不会有啥担心,之所以对那次咳嗽一直有所顾及,是因为那次咳嗽真的很严重而且影响到了心脏。因为某一缘故之后便一直疑神疑鬼,总觉那次咳嗽影响到了心脏、肾脏,于是关于心脏、肾脏的一切坏结果都联系到自己身上了。

或许那时自己还年轻,出于对死亡本能的恐惧,那段时间总是到很晚都睡不着,天不亮就醒了,那时距离我第二次高考只剩几个月。或许由于自己还不想死的缘故,我最终还是去了医院,做过心电图、检查过肾、验过尿、做过胸透、验过血,就差做脑电图了,结果医生说都好着呢,问我是不是太紧张了,庆幸自己没有做脑电图,不然100%精神有问题。

或许我命中该有一劫,一切结束的远没那么快,即使在医院做过全面检查得出没病结果的前提下,我依旧未能消除心中的疑虑,总觉自己会得心脏病、肾病,这种自己得了重病快要死了的疑虑情绪一直持续到大二。

大二之后,或许源于我发觉我真的不会死了,或许我真的看淡生死了,之后便很少再去疑虑我会死了这一神马问题,渐渐地走出了笼罩在死亡恐惧下的阴影,但是这一阴影几乎让我深陷拨不出的泥潭。

曾经,刚开始时,一想到自己快要死了、活不长了时,晚上真的睡不着、睡不好,倒不是怕死而是本能的出于对死亡的恐惧,或许我潜意识中真的怕死,于是思想活生生的经历了一段对死亡极度恐惧的思想之旅,之后便渐渐地对死亡不怎么恐惧了,或许我潜意识中觉得自己不会死了,不再对死亡有恐惧感、看淡生死之后,晚上我终于能睡个安稳觉了,之后想到死也没有多少恐惧了,只是常会想起我此生未完成的心愿,如我想见谁,要是谁没有那样对我那该有多好啊!

此假生死劫之后我便深知,无知是多么的可怕!我也深知那个时候的遗憾是真正的遗憾,那个时候在乎关心的人,真的在心底里舍弃不了。那段不堪回首的经历已经过去,希望我不在去提及它,那是一段极其伤心的往事。

起初是想写详细记录的,但发了一天的传单之后,突然间不想写详细记录了。房地产传单,那一页传单纸,是好纸一张要好几毛钱,发个传单都不认真,做什么事还会认真。我一直在想,但是却从未行动过,这是一个莫大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