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物不唯心
理性不感性

真情不该有恨,何不试着换个角度再想

其实郭芙是喜欢杨过的,只不过杨过喜欢的是小龙女而对郭芙不理不睬,郭芙砍掉杨过的左臂,只不过是一时失手罢了。杨过断臂后首次遇见郭芙,还没说几句话,郭芙就以为是杨过找找她报仇的,于是就拔剑冲向杨过要与杨过决一死战,杨过袖子一挥郭芙手中的剑顷刻间已被弯曲,郭芙见手中的剑弯了说了句,杨过你要报仇就报吧,此时杨过思想中飘过这么一个想法,郭芙终究不过是一介女流,杀了她我这条胳臂也长不上去了,不要像独孤前辈那样做自己后悔的事,然后杨过就跟郭芙说我不杀你你走吧。

有次打开微信看到学习委员像我微信发了这么一条,大家有什么意见、想法或心理焦虑什么的都可以找我啊,随叫随到,此外随叫随到后面紧跟着两个害羞的表情,然后我就回了句,心理焦虑也可以找你啊,然后她回了句,可以啊。不过我说的不一定有用。然后我又回了句,怎么会没有用了,当然有用了。然后她又回了句,ok,好的好的。

无关紧要的心事或许我能说的出去,就目前情况而言,凭我的性格哪怕是稍微一点的威胁到我生存观念及隐私的事情,我是很难说出去的,也就是我真正的心里焦虑很难说给他人,或许我一直以来都不怎么信任他人,或许我一直以来都活在自我的世界里。

好久没有浏览过别人的空间了,当我看到东家女儿的QQ空间屏蔽了我时,随之而来的便是伤心,突然间也想屏蔽她对我QQ空间的访问,如果我真这样做了怎对得起这么多年来我读的书,或许是我曾经的言语得罪了她,静了一个下午便放弃了屏蔽QQ空间的想法,高中时东家女儿对我算不错的,时间不可能回流,错过了的已不可能再挽回,又何必再给自己再添遗憾,又何必要把心中的那份情谊化为仇怨呢。

许多时候我都在自欺欺人、自我安慰,但至少我有一位时刻关心我的辅导员,无论我怎么置之不理依旧默默关注我的室友,以及不常聊但聊起来特快乐的好友。说实话,当我看到有人把我从他QQ列表里删除、屏蔽我访问其QQ空间、朋友圈时,心里难免会有一阵失落,但失落只是暂时的,失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消失。

时间并不能冲淡一切,也有时间抹不去的记忆。四年来,每当我看见我QQ列表或微信列表里的好友少了一个时,总会想起,她是不是遇到不开心事了,随之便多了几分担心,并没因为我被删了而不开心,而是多了几分担心几分挂念,当然失落在所难免。

有些时候不要因为朋友删了你了而怨恨朋友,试图站到朋友的角度想想,他为什么会删,总之朋友不会无缘无故的删你,如果想不通那就先不要想,找个风景美好的地方散散心欣赏下大自然美丽的风景,之后或许你会改变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