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会之路
伴你左右

温暖在哪一瞬间,孤独不孤单的春节。

温暖在哪一瞬间,孤独不孤单的春节。室友说友情与爱情一样,也需要经营。鲁迅说,世间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把这句话反过来理解也是通的,世间的路,倘若没人走,不出多久便就不在是路。对我来说,2015年的春节,是冷清的春节,是孤独的春节,但不是孤单的春节。我在QQ空间发了这么一条说说,我,任兴强,不是人,有同学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的,春节之后爸爸打来电话说,让我和我妈妈聊聊,如果我妈妈哭,就让我把电话挂了,结果妈妈刚接起电话就在电话里哭了,结果没说两句电话就被挂了。

生命至此,我已经错过了太多,ZY曾跟我说,让我给家里多打电话,结果两年来,我给家里打的电话每月连一个都不到;RXQ曾跟我说,不要怨父母,你也看到了,父母能为我们做的也就这么多,父母都已经尽力了;ZY曾跟我说,她对我的要求就是不要挂科,跟我说不要忽视了我的正事,不要捡了芝麻,丢了西瓜;ZL多次跟我说,不懂的多问同学,不要挂科,她对我的要求就是不要挂科。

寒假期间学校老师多次打电话来,问我年夜饭哪儿吃,最后一次通话时,老师说让我确定好后给她回个电话,结果我没有回,辅导员也多次打电话来,问我年夜饭哪儿吃,年近时又跟我发了条短信说,兴强,明天开始你每天都发我一条短信报个平安吧~,结果那么多天我就发了一条,此外年近前夕,我看到有个手机号码打了我几次电话,没接到过也没有回复过,后来隐隐约约感觉到是我表姐打来的,换了手机后一些近来保存的手机号丢失了。

年近除夕,宿管大伯跟我说,他带我去他家吃年夜饭,春节期间大伯外出时,总会为我留个宿舍楼的小门,因此即使年三十大伯回家时我也进得了宿舍楼,年近除夕,在食堂吃饭时,食堂大哥说,让我跟他们一起吃年夜饭。年三十快要下班时,大姐问我我手机号码多少,到时他打电话给我,让我和她们一起去吃年夜饭,我一个多孤单啊,最后随大姐一起吃了顿年夜饭,因此年三十不是一个人在孤单中度过。

室友及同学都说,让我找个女朋友。找女朋友,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也许不该来的盼都盼不来,或许该来的躲也躲不掉,我明白天上不会掉馅饼,等是没有用的,那么我就等我在乎的人结婚了我再找吧,现在就让我在趁我羁绊还不多的时候,再多走几步错路吧。

大伯说,我是一个不错的孩子;大姐说,我人不错,就是我胆子太小,让我多和别人说说话,我真的是一个好孩子吗,我能做得了一个好人吗?我对不起父母的生育养育之恩,我对不住初中班主任、高中班主任、大学辅导员,我辜负了他/她们的期望。世间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我该走哪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