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物不唯心
理性不感性

那年三叔出嫁了

岘村,坐落于一座山的半山腰,村落四周环山,远远望去,层层山峦一望无尽。岘村,一个靠耕地谋生的村庄。村里人的生活节奏,大多都是春种夏忙秋收冬闲。岘村,村落四周却绿茵环绕,大自然给予它厚爱。

岘村,她的地表缺水,无论挖多深都不会出一滴水,但是在山谷处,却有一泉清澈甘甜的泉水,她养育了岘村人,她恩泽了一代又一代的岘村人。

20世纪90年底初,苏峰在岘村的一户人家出生了,他的出生对那户人家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喜悦;

春、夏、秋、冬、春,一年又一年,历经无数个昼夜交替之后,苏峰逐渐成为了村落里的大小伙,村里人对他的印象是,这孩子不爱说话,他时常一个人行走于村落四周,见了村里人也不打一声招呼。

每当站于山顶,面对一望无际的层山之时,苏峰总会对山的那边是什么充满好奇,就这样,苏峰时常望着对面的山发呆。

当村里的同龄人一批又一批,离开岘村寻梦之时,苏峰依旧呆在岘村里,继续望着山的对面,遐想着山的那边是什么。

苏峰,从懂意识起,在村里行走时,偶尔能看见,一个人也和苏峰一样,也喜欢一个人在村里走走,他叫三叔,两人在村里想遇时,他会向苏峰问好,那些年,苏峰还不懂事。

那年,苏峰20岁,至于三叔多大了,苏峰不清楚,苏峰从来没有打听过;苏峰只知道,三叔,他有一个弟弟,他弟弟的的一个儿子与苏峰一起玩到大,年龄跟苏峰差不多。

三叔,在苏峰没有离开岘村之前,他一直没有结婚,至于为啥没有结婚,苏峰从来没有想过,那个时候的苏峰,什么事也不懂。

那年,苏峰20岁,也正是那年,苏峰离开了养他育他的岘村,去了山那边的地方。

苏峰离开岘村的第一年,三叔结婚了,三叔嫁到了邻村。

邻村一妇女的丈夫去世了,没了丈夫,最后三叔去了那位没了丈夫的妇女家,当了那位妇女的丈夫,至于具体细节,苏峰不得而知,那时的苏峰已身在岘村的千里之外。

如今的苏峰或许稍微懂事了,但是此时的苏峰已不用去想在苏峰没有离开岘村之前,三叔为啥没有结婚了,此时去想已没有任何意义。此时此刻,在千里之外的苏峰,永远祝福三叔,希望三叔过的幸福。

什么是幸福,幸福很简单,你有关心的她,她有关心的你;什么是幸福,幸福便是,两人之间,无话不谈无话不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幸福,与钱无关,钱只能让你过的苦或过的舒适;幸福,在于拥有一个和谐、温馨的家,幸福很简单,你爱她,她爱你,你们生活的快乐,便是幸福。